福书窝 > 都市小说 > 美腿至上 > 被干了后门
    话说叶婉原本只是想戏耍一下这色令智昏的公公,没想到后来却变成了赤裸裸的色欲挑逗。自己的一双白嫩秀足所触及的坚硬挺拨,高不可攀,特别是那扳倒后的奋力回弹,无一不在拔撩着自己骚动的春心。
    公公那粗长的黝黑大肉棒紧抵着自己稚嫩的脚心相互摩擦所产生的酥麻快感……那棱角分明的龙首肉棱更是狠狠的刮蹭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好似那猫儿的小爪子在一下一下的抓挠在己经脆弱不堪的心坎上。
    叶婉感到自己的灵魂已经难以抑制的放荡开来,灵魂牵引着肉体,肉体承载着灵魂,双脚合围包裹柱体模仿羞人的抽送动作一上一下来回的撸动着。叶婉虽已为人妇,生平却是头一糟做这下流的动作,没想到自己的一双秀足也变成了取悦男人的工具。
    公公那粗长威猛的肉棒在白嫩的足心间来回穿梭,胀红狰狞的龙首时隐时现,脚心自身所散发出的香汗混杂着公公的口水唾液完全充当了润滑剂的功效,使的肉棒在快速的抽插间更加如鱼得水,细听之下还有「滋滋」的淫糜之音传出。
    足心所传来的酥麻快感带动着全身的敏感神经一同高涨加温,万千细流慢慢会聚于丹田之下,丝丝涟漪凝结成快感不断,澎湃的浪花一波波拍打着欲望的大堤,一时间浪花四溅濒临绝堤,已有少许的爱液顺着那深深的甬道肆溢而出,浸湿了那蕾丝亵裤。
    曾经的高贵女神此刻彻底沦落成爱欲的奴隶,那美腿秀足富有节奏般的在桌布的掩饰下律动着。一双纤纤妙手也忍受不住寂寞,一只向上攀上那高耸穿云的雪山乳肉肆意抚弄揉搓,另一只调头向下深入两腿间紧夹的缝隙姿情拔撩挑唆。
    桃李争研的绝色娇颜上更是春色正浓,迷离的微合星眸中泛出阵阵春光,长长的睫毛也跟随着手中的动作颤抖般的悸动着,销魂蚀骨的美妙呻吟声自那勿自翕动的鼻翼下悠然传来,银牙紧咬红唇紧闭,似乎是在忍受着某种莫名的煎熬。而这无处发泄的煎熬只能转化为催情的动力,伴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呻吟,指间足下的频率越快……
    再后来,便是孙老汉低沉压抑的低吼声……足间的肉柱瞬间硬胀至极限,紧跟着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到自己还在上下撸动的美足上,那精液的温度极高,自己白皙的足面也被浇灌的慢慢红润了起来。
    再来说说这公公孙大勇,这几日美艳儿媳不在家,这跨下的骚根是憋的相当难受啊。今日二人色授神与,足间传情。没想到这高贵如女神的娇艳儿媳处处都是销魂的金窟,那b儿能操……这美足也可以相交,看来这浑身上下的美肉还是有待大力开发啊。
    而此刻,这跨下的骚根虽没能抵挡住美足的挑逗射出浓浓精液,可射后却依然坚硬如铁。看来这精还是没射够啊,还得再操。而且这打铁要趁热,自己虽然爽了可儿媳还在那吊着味口呢,那空虚的心灵还需要自己去抚慰,那难挨的肉体还等待自己去满足。
    叶婉斜视了一眼客厅中还在熟睡的丈夫,便要弯下腰去擦拭那脚上的精液。
    而与此同时,桌下却钻出一可恶的头颅。这颗头颅不由分说便埋首由自己的两腿之间不停的磨蹭,而两条形成枯槁的魔爪却抓住自己裤子的边缘往下猛拽着。
    「不要……会被陈峰看到的……不要这样……求你了!」
    「嘎~嘎!陈峰这孩子打小就这样,睡觉就跟死猪似的。婉婉你放心,公公今天拼了老命也要满足你~来吧~我的女神!」
    叶婉的抵抗反而激起了公公的兽欲,那有如铁钳一样的手臂三下五除二便将自己的睡裤扒了下来,只剩下一条仅以遮羞却被淫水打湿的黑色蕾丝内裤。而早己精虫上脑的公公突然眼前一亮,那比狗还要灵敏的鼻子好似嗅觉到了女人发情时散发出的阵阵幽香。
    此刻,狰狞到面部扭曲的脸上伸出腥红的长舌,半跪在自己的腿间向那空谷幽兰之处舔弄了上去。那被淫水打湿的蕾丝布料哪里能抵挡住怪舌的入侵,叶婉只感觉那腿间的怪舌在内裤边缘奋力一挑便钻了进去,之后便是直接肉挨着肉的无休舔弄。
    「嗯~不可以…………」
    伴随着敏感私处突遭入侵,叶婉的身体被刺激到反弓般的仰起。一双素手本要推开这惩凶的头颅却无力的垂下,而一双颤粟的美腿却拼命的将其夹住任由它在那里继续作恶。叶婉此刻只感觉大脑中一片空灵,持续的快感仿佛让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留下的,只有那本能的魅惑呻吟。那蜜穴花唇早已被舔开了,舔化了,正有如奇迹般的慢慢绽放着。
    「嗯~啊~不要舔……到里面去!咿呀~不要舔……那粒豆豆……啊……
    求你了……好麻呀……啊……要来了……不行了……不要……」
    作怪的头颅在自己到达高潮之际终于停止了舔弄,侧在一边剧烈的喘息着。
    「嘶……婉婉……你这是要夹死我啊!你这腿能夹人也就算了……你这b怎么也这么能夹啊……我这斜头……这舌头都要被你夹断了啊!」
    高潮过后的美女神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一双美腿依旧保持着m状的打开姿势。孙老汉终于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挺着他那依然坚硬的老二站到了叶婉面前。
    「婉婉~快用嘴帮我裹上几口!刚才在你的脚心射了少许,我咋感觉这鸡巴有点半软不硬呢。快帮我把它含硬了,鸡巴硬了我好操你的b!」
    公公孙大勇轻浮粗俗的语言让叶婉有些反感,特别是那腥臭的鸡巴上面还残留着精液的味道简直让自己反胃。可是,就是这么一根鸡巴却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扬威般的晃动着。叶婉半眯着星眸看着这近在咫尺的粗长肉棒,虽然有些下垂却依然保持着勃起后的长度。特别是那有如李子般大小的紫红龟头,依旧霸气侧漏,狰狞无比。
    叶婉也曾领教过它的威猛,那种填满自己蜜穴深制的充盈快感真是让自己欲仙欲死,欲罢不能。自己上面这张嘴不需要它,可自己下面的那张嘴却有些迫不及待了呢。高潮过后的蜜穴此刻异常的空虚,此刻迫切的需要一根粗长有力的肉棒去填满它,怜惜它,甚至是凶猛的蹂躏它。所以,叶婉妥协了。强忍着扑鼻的腥骚味,轻启樱唇吐出丁香小舌,低下头来含住了那盛夏的果实。
    「嘶……噢……舒服……含进去……对~对~对……把精液都给我舔干净……不要光用嘴含住……用舌头舔……舔完上面舔下面……龟头下面的冠状体……对~就是这……这里最敏感……真他娘的爽……全都给我含进去……我要操你的嘴……」
    「滋溜……滋溜……」
    「啪……啪……啪」「唔……唔……嗯……嗯……啊」
    吸吮声~操干声~呜咽声,声声入耳,淫糜不堪!那红唇之中紧紧包裹的黝黑肉棒又粗长了几分,那下垂的角度也在慢慢仰起,几欲翘弹而出。
    「噢……这小嘴操起来也是这么的销魂……嘶……不要裹的那么紧……这精……都要被你吸出来了……」
    啵…………伴随着一声淫糜的声响,好似堵住红酒瓶口的木塞子终于被拨了出来。只见狰狞的龟头上光滑水润,好似还有口中的香气缭绕在其旁边。此时的这根肉棒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柱身青筋缠绕好似盘龙,龙首气血充盈遒劲昂扬,细闻之下也没有了腥骚之气,取而代之的是女儿家的兰麝之香。
    叶婉抬起头来向着公公宛尔一笑,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被公公狠命抽送时所留下的香津唾液。柔荑妙手又一次轻轻握住了盘龙柱身慢慢撸动,感受着坚硬粗长以及那暴起的青筋血管之下的阵阵脉动。
    不得不说,女神撸管别有一方意境。四指紧握那堪堪合围的柱身,小指翘起成兰花状,由下至上轻揉慢捻般推动着那乌黑的包皮由茎根至龙首,周而复始,徐急徐慢。时不时,那调皮的丁香小舌还要偷袭一下那独眼怪龙的头顶独眼,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舔,旋即溜走。
    一双魅惑的凤眼时不时上翻挑逗,与肉棒的主人作那暗送秋波般的交流,好似一个调皮的小姑娘在偷吃怪叔黎的棒棒糖,虽被发现了却是娇羞一笑,然后抑制不住对棒棒糖的渴望,再一次轻启红唇将整根棒棒糖全部含入口中,那贪吃的小舌围绕着圆圆的棒首打着转转,嘴中不时发出吸吮含吐的惬意口水声。
    曾经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却臣伏于自己的跨下,对着自己的骚根视若珍宝般作那吸吮舔裹的羞淫之事。这个时候男人可以高高在上的俯视之,极强的增加了男人的征服欲与虚荣心。孙老汉望向跨下的美儿媳兽欲大发,几次尽根插入深喉。